殊生

小小的人儿呀

好似没了风的这世界

遗珠[8]

>>
-

电视台打来电话说是好像找到了,吴亦凡赶忙叫吴悦晗开来车送自己去电视台,一路上吴悦晗觉得自己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有些颤抖,开车的时候几个急刹将父女俩的脑门磕了,两人还互相看看然后大笑不止。
到门口吴亦凡和吴悦晗直接去了节目负责人的办公室,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对方的消息。负责人也显得很激动,毕竟节目刚刚播出不久若是真的可以有用,不论是对上节目的人和节目本身都是非常好的。
拿出照片的时候吴亦凡颤颤巍巍的接过照片,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结果根本不是,完全的两副模样,心中的失望一波一波如秋后潮水般涌来。
负责人也是相当惋惜,对吴亦凡十分抱歉不禁想到照片里这人也是同样的可怜之人。
吴亦凡也不多做停留,吴悦晗搀扶着出了电视台的大门。
“悦晗啊,我们去上海吧。”
“都听你的。”

1938年年初。
其实鹿健吾鹿健衍和鹿晗对戏都是一知半解,以前鹿晗在北平时总和那些公子哥去梨园,但大多都是陪着那些纨绔弟子去找乐子的,那个角儿长得好看晚上就带回家,大多都没有仔细听戏。
垫场的折子戏唱罢终于到了赵信花了大价请来的名角,戏单上红纸金字写的是“长生殿,林苏英”。以前鹿晗也听过长生殿,但是每次听了几折便离席了,今日里还是头一遭在这位置上坐了这么久。
戏乐起,只见一生身穿红袍,赳昂阔步登台,帝皇之风尽现,二内侍紧随其后。而后又见一丑高力士引众宫女上场,这是要请出杨玉环了。
“恩波自喜从天降,浴罢妆成趋彩仗。”
林苏英扮的杨玉环出场了,那嗓音真真是绝妙,听得鹿晗这个不懂戏曲之人都不自觉的揉了揉耳朵,那身段那走步那眼波,一时间真是有点失神,想不到平日看着那么俊秀的人上了妆后竟是如此的让人欲罢不能。
难怪世人说这是靡靡之音,一曲唱罢意犹未尽之余感觉整个人都有些松散了。
听着旁边的观众在赞美之词间散场,最后只剩下了鹿家人和罗廷森还在座位上坐着,鹿晗瞥到罗廷森在鹿健吾一边站的挺拔,鹿健吾喊了几声他才晃过神来。
鹿晗不禁想笑,还从未见过罗廷森这般认真的模样。
一众人刚刚站起就看到赵信满脸笑意的从戏台后走出,打心底的得意自然是不必说的,明日上海报纸的头条必然是这广生梨园的了。
“招待不周还望各位包涵。”
鹿健衍连忙握拳在胸前。
“不不不,今日可算是沾了赵班主的光。”
赵信挥挥手,微微侧身看着鹿晗,可鹿晗眼睛却是一直盯着戏台,空无一人的台子只剩下帘子在微风中摆动。
“不知鹿小先生觉得如何?”
鹿晗本就不了解这些子,现在一颗心就只想着去找林苏英,极其敷衍的说了句。
“挺好挺好。”
眼都不带看赵信一眼,赵信站在原地有些尴尬,鹿健吾越过鹿健衍在鹿晗的背上轻敲了一下。
“怎得如此无礼!赵班主和你说话呢,你那眼睛往哪瞧呢?”
鹿晗被轻拍一下晃过神儿,突然间眼睛闪过狡黠的光芒,弯起好看的眉眼对着赵信。
“赵班主,我能不能去你们后台看看。”
赵信被鹿晗的一张笑脸惊得说不出话来,心里想着这人真是生得一副好面容,一直干这行当但这么好看的面容真真是第一次见到。
“我可以带你去转一圈。”
鹿晗高兴地简直能跳起来,但是强忍住就要溢出的欣喜,回头看了罗廷森一眼又看了鹿健吾和鹿健衍一眼,灵光一闪。
“大伯,能不能让小罗哥陪我一起,你和三叔直接坐车回去,一会儿我和小罗哥一起,你也不必担心。”
鹿健吾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平日里鹿晗对罗廷森是能躲多远则躲多远,今日里还真是奇怪竟要求罗廷森送他回家,不过这几日鹿晗身子刚刚痊愈加上上海最近局势动荡,让罗廷森跟着自己也确实放心,便点点头,和鹿健衍准转头离去。
鹿晗看着鹿健吾和鹿健衍走出梨园,这才招招手让罗廷森过来,罗廷森也是不解鹿晗这样做的用意究竟何在。
“小罗哥,别跟我这儿装了啊。”
罗廷森着实不懂鹿晗话里的个中意思。
“走吧,小罗哥,带你去见一个你想见我也想见的人。”
鹿晗一瞬间仿佛又恢复了以前那个机灵劲儿,一双眸子被微光照得闪亮,罗廷森不经意瞥到赵信那毫不掩饰的迷恋的目光,便走到鹿晗和赵信两人中间。
“赵班主,你在前面带路吧。”
赵信有些厌弃的瞪了一眼罗廷森,但碍于他的身份也不好说什么,便伸出一只胳膊指了方向走在了两人前面向着后台走去。刚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细听下来大多都是在说今日出场的林苏英可真是妙啊之类的溢美之词。
赵信先进了门便很快没了声音,鹿晗和罗廷森这才走进去,原来人前的精致妆容下了台是要这样卸下的,原来这短短的戏曲之间竟可以让普通人脱胎换骨羽化升仙。一间本来就不大的房子被各种东西塞的是满满当当,但却不乱看过去井井有条的,而窗边坐着的正是正在卸妆的林苏英。
鹿晗慢慢走过去,不忍打扰,看着林苏英像是变戏法般将自己从杨贵妃到了林苏英,林苏英卸好妆起身的时候,鹿晗才张口。
“林苏英。”
林苏英转过身子这才看到鹿晗,还有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笔挺的站在一旁。
“鹿晗?你怎么在这?”
林苏英有些惊讶,但是这惊讶确实稍纵即逝,赵信最近的宣传可谓是人尽皆知,自己问这问题可不是白问吗?
“我......我想和你......”
林苏英自然是知道鹿晗此番来意,不急不忙的穿上一件西装 。
“边走边说。”
鹿晗点点头,出了门林苏英向赵信作别,却发现赵信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鹿晗,林苏英笑了笑。
“赵班主,怎得我这样的角儿在面前还要瞧别人。”
赵信被林苏英这样一说有些尴尬,捂着嘴巴咳嗽了几声。
“今天谢谢赵班主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鹿晗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林苏英走,匆匆的给赵信说了句话后就拉着林苏英走了,罗廷森看了一眼赵信,赵信反过来也不屑的看着罗廷森,冷笑了一声便背手转头走了。
罗廷森看着林苏英和鹿晗的背影,迈大了步子匆匆赶上。
出了梨园到了大街上,冬日里的清冽空气让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林苏英笑笑从自己的手提箱里拿出一条围巾给鹿晗围上,鹿晗被这一举动搞得措手不及。
“没事没事,我本来围着一条的,只是刚刚可能落在梨园了,明天取回就行了。”
林苏英仿佛没听到一样,还是给鹿晗围上,刚准备弯腰合箱子的时候瞥到了一直跟在两人身后的罗廷森,真是像变戏法一样又拿出一条围巾走到罗廷森面前。
鹿晗之前觉得林苏英也算高的了,但是和罗廷森一比还是差了些,林苏英轻轻踮起脚尖鼻尖喷出的热气刚好打在罗廷森的脸颊上,罗廷森觉得明明眼前这人给自己围围巾但是鸡皮疙瘩却是起了一身。
林苏英围好后合上了箱子又走到鹿晗身旁。
“明日我帮你把围巾带回来,你就不用去了。”
“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认得路。”
林苏英忽的变得严肃。
“不是这个问题,总之你不用去,我顺路帮你取回来就是。”
鹿晗听到林苏英的语气中稍有一丝不容拒绝便也点点头表示同意。三个人裹得严实走在路上,电影院门口巨大的招牌四周围着的红绿灯泡将伊人姣好的面容托的更加迷人,头顶盘响着电车的铃音,短促的像是刚刚过去的夏天蝉鸣。
风冷不丁的打了招回马枪拍在鹿晗脸上,鹿晗呼出一口气张了口。
“那个,上次我问过你吴亦凡的近况,你还没有回复我。”
林苏英笑着不说话,许久才张口。
“他最近就会回来。”
鹿晗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那梦终究只是梦,忽的眼前浮起那日吴亦凡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的脸庞不禁将大半个脸埋在围巾里咯咯的笑了起来。
和林苏英告别后鹿晗和罗廷森慢慢悠悠的晃到了家门口,鹿晗临走的时候叫住罗廷森。
“小罗哥,你那围巾可别忘了还人家啊。”
不等罗廷森回答鹿晗就蹦蹦跳跳的进了院子,罗廷森双手摸上围巾在黑夜里站了好久直到片片雪花落在头上才踩着薄雪离去。
鹿晗回到家的时候嘴里哼着小曲脚步轻快的像是能飞起来一样,鹿健吾正拿着报纸忍不住放下报纸喊住鹿晗。
“遇见什么开心事儿了?”
“诶?不告诉你。”
鹿晗闭着眼睛脚尖轻轻踮起在大厅里一个人开始跳起舞来,鹿健衍在一旁可高兴坏了,一副小眼镜夹在鼻梁上掉下来也不用手扶。
“老爷子!看到没看到没!都是我的功劳!”
鹿健吾拿着报纸直接砸了过去。
“你可收敛点吧,爸都睡了!”
鹿健衍这才收起笑声,不过还是转头看着鹿健吾。
“那大哥你说是不是我的功劳。”
“勉强是吧。”
鹿健吾说完起身离开沙发走进了卧房,留下鹿健衍气的一下子站起来。
“哎哎哎什么叫勉强是!”
鹿晗踮着脚一路上了楼梯进了房间摔在床上捂上被子,在被窝里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便是一夜无梦到了第二天上午。
眼瞅着到了年下又到了置办年货的日子,原来在北平的时候鹿晗最是爱这种日子,感觉红火的不行,到了如今仍是这样,便早早的央求了鹿鸣远让管家带着他一同前去,鹿鸣远哪里能抵得住鹿晗的撒娇便眉开眼笑的答应了。
换了一身长衫正是吴亦凡之前给他的那件对着镜子里看了好久,真是服帖的刚刚好,听到管家在楼下的喊声围了围巾出了门儿。
动荡的局势让年味儿倒是一点都不减,反而趁着空子更加浓厚,鹿晗和管家分路走了后一个人站在熙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大街上,市井的气息扑面而来,劣质的胭脂,潮湿的泥土,蒸笼的香气,连同懒洋洋的冬日阳光都被放在这个南方城市里,混出独特的味道,这才是属于像北平的味道。
只听得一个小贩的吆喝声。
“卖—春—联—了!”
鹿晗被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吸引了去,凑到前面问道。
“一副多少钱?”
“那要看您要哪一副了,这有的便宜有的贵,您先挑!”
鹿晗听后在这摊子上扫来扫去终于看到了一幅那字写得遒劲有力,镶着滚边似的,衬着些金色的墨粉,那纸又是撒着银箔的亮红,只看得人是心中大喜。
“那副就要那副!”
小贩一声好嘞将那副对联用长杆挑起送到鹿晗手上,鹿晗捧着对联还在欣赏那字,只一下对联就唰的一下被人扯走了。
“我也要这幅。”
鹿晗气的直跳脚,抬头骂去。
“我说这还没个先来后到了是不是啊,你看小爷我今天打得你......”
话匣子戛然而止,鹿晗的嘴巴还微微张着。
突然一下就哇的一声哭了,随后又笑了,笑的双目弯弯,雪白的脸颊中透出些粉红的血色来,是真正的天真无邪人面桃花。吴亦凡连忙将对联还给鹿晗,鹿晗一下子扯住吴亦凡的手臂一把抱住吴亦凡,吴亦凡呆了一下随即用手轻轻地环住鹿晗的身子,听着鹿晗的啜泣声传到耳里。
“我回来了。”



牛鹿幼儿园系列9-10

9-

鹿晗因为又咬了吴亦凡被老师叫到前面贴墙站着,鹿晗见老师有些生气,露出牙齿笑了笑但是老师仍是绷着脸。鹿晗见状便走到墙边站着,一双眼睛还看着吴亦凡,吴亦凡的脸上还有鹿晗的口水未来得及擦。
“你们谁要是还说话就和鹿晗一样站上来。”
鹿晗听到后对着吴亦凡扭了扭身子做了个鬼脸,吴亦凡嘿嘿的笑了一下却被老师刚好看见。
“吴亦凡你被咬了还笑!”
吴亦凡还是傻傻的笑着。
“吴亦凡你站上来!”
吴亦凡将椅子推进桌子下一刻都没有耽搁就站到了鹿晗身边,鹿晗刚要戳戳吴亦凡的时候。
“好了鹿晗,你先下去。”
鹿晗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但是迫于老师的黑脸还是慢悠悠的坐了回去,老师开始讲课了。
“鹿晗你还想上来是不是!不停的说话啊!”
鹿晗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可就在老师说了一句话后,又和旁边的人说起了话,老师实在是忍无可忍将鹿晗叫了站上来。
鹿晗一步跳到吴亦凡身边,老师转过头。
“哎你俩站开点儿!”
鹿晗向左移了移步子,老师满意的转过头继续上课。
吴亦凡转头看向鹿晗,鹿晗正一小步一小步的向着吴亦凡移过来。过来后紧紧的贴着墙。
“这样老西就看不见了。”
说罢嘿嘿的小声笑了起来。
“你喜欢站着呀?”
鹿晗眨巴眨巴眼睛。
“我喜欢和你站着呀。”
吴亦凡和鹿晗的头紧贴着墙看着对方,傻傻的满足的笑着。

10-
“玩玩具的时候能不能有声音?”
“不能!”
“好,现在请小朋友轻轻的取玩具玩儿。”
老师终于能松下一口气,这群熊孩子简直是太皮了,那嘴巴真是一分钟都停不下来。
“你别,我给你拿!”
刚刚只能听到玩具之间碰撞声音的老师就听到鹿晗这句稍显霸道的话语。
“鹿晗,别的小朋友没长手吗?需要你帮他拿?”
鹿晗小声的说了句长了便悻悻的玩起来,不一会儿鹿晗又和同桌的小朋友吵了起来。
“鹿晗,凳子向后搁,你先看着别的小朋友怎么玩玩具的!”
鹿晗嘟着嘴将板凳向后挪了一点儿,吴亦凡不自禁的看了鹿晗一眼,鹿晗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鹿晗,你还不好好坐着!”
鹿晗一秒钟收起了表情,稳稳的坐在座位上。
“老师我想上厕所。”
“去。”
吴亦凡将板凳推进桌子里,老师总觉得他哪里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来,也只能作罢。
鹿晗坐在活动室和厕所连接门的那桌,吴亦凡过去的时候,偷偷将在衣服里藏着的雪花片趁老师不注意全部塞给了鹿晗。
鹿晗两只小手不停的在桌子下面晃动着,等吴亦凡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拼好了一个小机器人儿,摆在手上歪着脑袋给正在从厕所出来的吴亦凡甜甜的笑着,吴亦凡也对着鹿晗笑了笑,然后走进活动室敛起了笑容。
老师内心os,“???当我瞎。”


—tbc—
啊啊啊啊老是忘记这里同步更新!!!!
(´°̥̥̥̥̥̥̥̥∀°̥̥̥̥̥̥̥`)

遗珠[7]

>>

吴悦晗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吴亦凡正站在院子里不知发着什么呆,她悄悄走过去然后拍了下吴亦凡左肩膀,却迅速地走到了右边,吴亦凡直接就转头到了右边,吴悦晗笑得一脸灿烂。
“哈哈人老了反射弧还挺短的嘛。”
吴亦凡也跟着勾起嘴角。
“这是习惯,他也总是这样。”
吴亦凡又转着头看着远方。



1937年年底。
吴亦凡走了的半个多月后,鹿晗在晨起坐在椅子上喝茶的时候,鹿鸣远愤然摆桌而起将鹿晗吓了一跳,心想着老爷子这是怎么了,然后放下茶杯走了过去轻轻搀扶着鹿鸣远坐到了沙发上,鹿晗拿起刚刚鹿鸣远看着的报纸,硕大的版面头条鹿晗心下一惊,赶忙跑了出去,鹿鸣远在身后不停地喊声置若罔闻。
到街上的时候,沿街跑着的报童挥动着手里的报纸。
“号外号外!南京沦陷!”
鹿晗看了一眼报童又立刻向着一个方向跑去,等到地方的时候鹿晗忍不住弓着身子双手盖在双膝上不停地大口呼吸,嘴中出来的白气一团团的飘在空中,然后不见。
鹿晗抬起头,缓缓地向着吴家宅子的大门走去,从旁边的栏杆向里面看去,院落里落了厚厚的雪,本就有些偏僻的位置一到这个季节更显寂寥,冷清清的,鹿晗刚要敲门却发现大门开着一条窄窄的缝儿,鹿晗心中一喜。推了虚掩着的门走了进去,嘎吱一声听得格外的清晰。
上门口的台阶时差点儿一个踉跄跌倒,还好稳住了身子,鹿晗突然的有些紧张,不断地转动着灵巧的脑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不是服服帖帖的,确定能见人后才走了进去。
诺大的大堂空荡荡的,鹿晗的手撑在桌子上碰到了一手的灰,有些纳闷儿门明明是开着的怎么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忽的听到楼上似有人的脚步声,又轻声轻脚的上了楼。透着磨砂玻璃能看见房间里的人影,鹿晗按耐不住心里的欣喜直接推着门就进去。
“哎吴亦凡我说你......”
话还未说完笑容就冻结在了脸上,原是一张陌生的脸。
“你是?”
两人同时脱口而出,空气里尴尬的气氛蔓延着。鹿晗发觉对面的人正仔仔细细的盯着自己上下打量,鹿晗这也回神儿看着那人。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剪裁得体,脖子上挂着一条白色的羊毛围巾,头发三七分戴着一个金丝镶边的眼镜,单眼皮脸很瘦,一张薄唇看着好像是刚刚下了一场大雪般风霜的样子。
“我是吴亦凡的表哥,我叫林苏英。你好。”
“哦这样啊,我就说哪里和吴亦凡还有些像。”
鹿晗伸着指头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刚准备自我介绍的时候就看着林苏英抱着一些衣服向着他走来,然后一张脸越靠越近。
“你是鹿晗对吧。”
“嗯?你怎么知道?”
林苏英笑了几声抱着衣服下了楼梯,搞得鹿晗一头雾水,也跟着下了楼。林苏英下了楼梯将衣服全部叠放进一个深棕色的手提箱里起身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手帕擦了擦椅子,做了个请的手势,鹿晗跟着坐在林苏英旁边。
“小凡在我面前提过你,说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不敢当不敢当。”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那个,你知道吴亦凡的近况吗?”
“我刚从广州过来,听舅父说他不是被调去了南京吗?”
“是,可是今天的报纸不知道你看了没有?南京沦陷了!”
“什么?”
林苏英听到消息后也吃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微微的皱起眉头一脸的担心。
“看来我一会儿得给舅父打一通电话,你不要担心我知道消息就告诉你。”
鹿晗点点头,他发现林苏英站在原地也不动,抬起头看的时候发现林苏英的目光停在一处,鹿晗跟着视线看过去才羞红了脸。刚刚出来的太仓促竟然连鞋子也没有换,在门口的时候鞋子又在长袍底下根本没有发现,这会子才反应过来脸红先不说,坐静了从脚底传来的丝丝寒意像是几百只小虫子啃噬一般,整个脚不禁的抓地拱了起来。
“看来你真的是很担心小凡,小凡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真的很替他开心。”
鹿晗敷衍的点点头,林苏英从一楼楼梯隔间里取出一双袜子和皮鞋。
“可能有些大,你先把你脚上的换下来,时间长了怕是要伤风了。”
“谢谢。”
鹿晗接过鞋子说了声谢谢,林苏英到房间里面应是打电话去了,鹿晗在外面拿着鞋子端详了起来,鞋子通体黑色,两侧有着一些镂空的花纹,拿着鞋子在自己脚边比了比有些大,估摸着是吴亦凡的鞋子吧。穿上后刚刚的凉意渐渐地散去,暖暖的从脚底传来,连着焦躁的心情一同笼罩着鹿晗。
听到林苏英关门的声音,鹿晗连忙站起来看着林苏英。林苏英的表情仍然不好,从刚鹿晗告诉他这个消息开始眉间的小山丘就没有消失过。
“日本人已经占领了南京,联系不到。”
鹿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联系到就告诉你,你也不要担心,小凡好歹也是个少校,而且舅父不可能让他出事的。”
鹿晗心里想想虽是不安,但是以吴信之的能力吴亦凡应该不会出事,鹿晗不停地这样说服自己,对着林苏英硬是挤出一个无比牵强的笑容,从牙缝间溜出一句那我先走了。林苏英点点头,看着鹿晗失魂落魄似的走出了吴家大门。
“这个鹿晗和小凡之间,有意思。”
笑了笑也提着箱子锁了大门消失在街上。
鹿晗回家因为着凉的缘故生了一场大病,高烧连续好多天退不了,鹿鸣远几乎只要是醒着的时候就拄着拐杖坐在鹿晗床边,任鹿健吾和鹿健衍怎么劝说都不一动不动,鹿健衍只得叹叹气拉着鹿健吾走了出去。
“大哥,小晗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回来像是被人抽了魂一样。”
鹿健衍抵着下巴又摸了摸他的黑色圆眼镜,突然一副什么事了然于心的模样,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我看小晗这是为情所困为情所困啊!”
鹿健衍点上一根烟,轻轻吐出后。
“什么?你这胡说八道的功夫现在越来越高了!”
鹿健衍横了鹿健吾一眼,坐下来不说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这边鹿晗头顶上敷着白毛巾,精致的睫毛在灯光照射下在眼窝处有暗色的投影,面色苍白嘴唇一丝血色都没有,像是个好看的瓷娃娃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鹿鸣远满脸的担忧坐着,时不时地叹叹气,鹿鸣远当初就是怕在军队里鹿晗得不到最好的照顾才将他留在自己身边,现在这样真真是老爷子的心口都在淌血,心疼的不得了。
日子一天天的,鹿晗这一病少说也有半个多月了,人醒了但是整日里不是坐在床上发呆就是坐在阳台发呆,完全没了以前那个生气。
鹿健衍看着也是心疼,想来想去想到出了个法子,鹿晗以前最是爱热闹的,带出去走走说不定人也能跟着活泛些。便不知从哪里搞了两张梨园听戏的票子去了鹿晗的屋子。
“小晗?”
鹿晗正坐在小阳台上,腿上披着一条羊毛毯,听到声音转过头看见鹿健衍过来。
“三叔,怎么了?”
鹿健衍坐在鹿晗旁边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把事先藏好的票子拿了出来,手法之绚烂花哨也是集天下之大作。鹿晗平日里就和他这个三叔没大没小,此时鹿晗看到鹿健衍这个样子,不禁笑了。
“三叔,我说你从哪里学的这么烂的戏法?”
鹿健衍也绽开笑容,忍不住用手捏了捏鹿晗的脸蛋儿,捏的时候鹿健衍也发现鹿晗瘦了不少,这肉都有点儿捏不起来了。
“嘿我说你小子,我一个老人家学个这戏法容易吗,不捧场也就算了,这一脸嫌弃是怎么回事!啊?”
“好好好,三叔你真是太棒了!”
鹿健衍一脸得意的看着鹿晗。
“听说是打南边来的一个名角儿,叫什么苏英。”
鹿健衍挠挠头愣是想不起名字,倒是鹿晗来了点儿精神。
“林苏英?!”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儿!你也听过?”
鹿晗站了起来,羊毛毯滑落在地上,鹿健衍弯腰捡起不知道为什么鹿晗突然像是发神经一样。
“三叔!走!”
“走哪?”
“梨园!”
鹿健衍看着鹿晗开始匆忙的换衣服,穿袜子穿鞋子戴围巾,好像还没反应过来还站在阳台。
“别急啊,还有你大伯呢,等他回来咱一块儿去。”
鹿晗点点头,穿戴整齐后两人一块儿坐在大堂等鹿健吾,鹿晗这期间不停地站在门口张望鹿健吾的车子,鹿鸣远欣喜鹿晗好像又活过来了,鹿健衍一脸得意的看着老爷子,老爷子这才十分欣赏的看了眼鹿健衍,鹿健衍细细一想自从商以来这好像还是鹿鸣远第一次对着自己笑,真是沾了宝贝孙子的光。
不一会儿听到车子鸣笛的声音,眼瞅着车灯从远处照过来,鹿晗转头催促鹿健衍快点出来自己已经走到了大门口。罗廷森刚下了车把门打开,鹿健吾准备出来的时候鹿晗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坐进了车里。
“你干什么?”
“大伯不是也要去看戏?”
“是,可是我还没吃饭呢。”
“哎呀这都快开场了,回来再吃回来再吃!”
鹿健吾这边还懵着,罗廷森手还扶着车门,鹿健衍立刻也坐了进去并且将车门哐的一下关上,从车窗伸出脑袋对着罗廷森说快上车,罗廷森开了一眼鹿健吾,鹿健吾点点头罗廷森上了车吩咐司机开车去广生梨园。
油门儿一轰车子出了巷子。
不一会儿就到了广生梨园门口,正好观众正在入场门前是人声鼎沸,手里拿着戏票不停地向着门口涌去,鹿健衍一下车便领着鹿健吾和鹿晗绕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一条巷子里,鹿健衍上前叩了叩那扇暗红色的大门,过了一会儿门便从里面打开,探出一脑袋。
“是鹿先生啊,请进,我们班主正在里面等你。”
鹿健衍点点头,回头先让鹿健吾鹿晗和罗廷森先进自己最后关了门也走了进去。
这广生梨园原是北平的一家梨园,但当时红极一时的角儿不知怎的成了汉奸被游行示众,这梨园便倒了,当时的班主不久也去世了,后来班主的儿子赵信接手了梨园而且关了北平的园子来到了上海,抛掉以前的卷土重来,这赵信为人圆滑在上海先是联系各家报社将园子捧得人尽皆知更是从别地请来了名角儿来为自己的园子造声势。
“哎呦鹿先生,终于来了!”
赵信笑得一脸谄媚,上前和鹿健衍握了握手,然后转过头看着鹿健吾。
“鹿师长久仰久仰,以前在北平时就想着见您一面,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再然后到鹿晗的时候不禁有些惊讶,鹿晗今日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脖子上围着一条米色暗格围巾,大病初愈脸色有些苍白但是那双眼睛却还是星光熠熠,赵信一时间忘了说话,只盯着鹿晗。
“这是我的侄子,鹿晗。”
“哦,鹿小先生你好。”
“赵班主你好。”
鹿健衍有些着急。
“好了好了,快走吧,不然一会儿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是是是!快走吧。”
赵信做了个请的手势,鹿健吾一行人便由前面的小厮领着坐到了观众席,正中的位置,桌子上早已沏好了一壶热茶,此时席上的光暗了下去,台子上刷的一下大灯开启,戏开始了。